• 设为首页
  • 加为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社区养老

遇阻的社区居家医疗养老中心

2016-08-08 11:01:45
来源:南方都市报
转发

  楼下商铺要装修成社区居家医疗养老中心,将提供老人临终关怀服务、设置放射检查所需的器械,还要建设太平间?6月,一则关于珠海云顶澜山小区的消息在业主之间疯传。最终,在业主联合抗议下,这一由蓝海之略医疗有限公司投资建设的养老中心已经停工,并在计划开业前10天,宣布将正式撤离。对此,物业公司表示尊重双方协商结果。

  项目遇阻过程中,投资方多次发表声明,之所以投资建设这一养老中心,是因为自身作为珠海本土企业,积极响应国家及珠海市政府号召,率先研发出国内首个社区居家医疗养老服务的企业标准。云顶澜山社区正是按这一标准建设的全国首个社区居家养老示范样板,这一项目还即将被列为中国非公立医疗机构协会康复专业委员会年会暨康复与养老产业博览会指定为大会必去考察的社区居家医养项目。该公司称,“本以为我们在为国家医养融合做样板,为珠海市政府、市民做一件‘大好事’”,没想到却遭遇了居民的极大反对。

  社区居家养老该如何推行?云顶澜山的失败是否预示着珠海社区居家养老政策的瓶颈?对此,市民政局相关负责人表示,小区建设养老中心确实是民生好事,但遭遇居民的反对,“这只是个案”。

  养老中心撤出小区,居民认为这是保卫家园的一大胜利,投资方却认为这其实是拒绝了一项民生工程,是“双输”的局面。“这一事件居民显示出来的不信任,对政府和机构今后兴建一些新生的民生工程有很大启发。”长期从事社工教育的香港浸会大学-北京师范大学国际联合学院教授黄匡忠说。

  “小区要建太平间”

  “不得了,小区北区11栋楼下的一二层商铺正在装修‘老年人临终关爱中心’,此中心的功能是接待身患绝症或即将临终老死的病人入住,直到离开人世,再由殡仪馆的车接到火葬场”。6月初,一则消息在云顶澜山小区业主群里炸开了窝。业主郭超记得,他在晚上下班回家看到了这个消息,“当时就吓到了,太晦气,第一感觉就是‘坚决不行’”。郭超一年前入住这一小区,他觉得,自己的小区绝不允许入驻这样的机构,“谁愿意经常见到死人呢?”

  6月4日,郭超开始和部分业主到施工现场,并要求停工。他这才发现,位于11栋的这个正在施工的商铺,已经挂上牌子,写着“社区居家医疗养老服务中心”。“这个养老中心装修了快两个月,一直没有挂出牌来,也不让外人进去,业主们一直不知道这是干什么的,直到上周五看到牌子,才知道要做养老服务中心。”正是这个招牌,曝光了这一商铺的身份。郭超说,这才了解到,这是珠海一家医院投资兴建的,“却从未跟业主们打过招呼”。

  这时候起,关于这个“养老中心”更多的信息也传入业主们的耳朵里。“该中心对外宣传要设临终关怀,以后这里会经常有120、殡仪馆的车辆出入”。“附近有幼儿园,孩子们以后要经常和死人打交道?”“附近正好有火葬场,这里还要设一个太平间”:“中心里面还要设置放射科,到处都是辐射,还有很多有害医疗垃圾”:“该中心在装修时内部加设了电梯,肯定会改变建筑的原有结构,这样会很不安全”……

  郭超还跟业主们一起在物业查看了养老中心的租赁合同,合同注明:除了商铺之外,养老中心还在小区内租用了多套住房。这更加坚定了业主们的反对决心,“商铺还不够,以后小区里面也全是他们招收的老人?”

  而在6月5日,网络开始出现了大量关于小区建设“老年人临终关爱中心”及“小区里设太平间”的帖子,更加激发了云顶澜山广大业主的强烈抵制和愤慨,包括郭超在内的50多名业主再次在社区门口拉起横幅,抵制蓝海之略医养项目建设。

  终于,在郭超等业主的反对下,养老中心宣布,暂时停工。

  项目被迫撤出

  对于业主们的反对,蓝海之略公司则表示“很受伤”,“并非如网上所说的里面会有停尸房、会有传染病等,这些都是莫须有。”该公司董事长助理袁曦对媒体表示,机构只是居家医疗养老中心,是老年人俱乐部的概念,中心在工商部门注册时申报的经营范围是健康体检、慢病管理健康档案管理、健康教育、全科诊所、家庭医生、转诊服务、家庭护理、日常照护、钟点服务等。“中心也不设放射科,X光射线也会做医疗专用的屏蔽,这方面会申报环评证,达标了才会营业。”

  医院方面也专门在网上发文,认为一些不负责任的谣传,“使医院受到了网络暴力的伤害”。对于业主的质疑,医院方表示,“蓝海之略的医养项目不属于社区的公用部分和公用设施设备,不需要提供相关业主、业主大会、物业服务企业的同意材料”。因此项目动工前,未征得周边居民与业主的同意。“此前中心跟物业管理公司签署了房屋租赁协议,租赁这个房子属于商业用房,不属于社区公共使用用房,在项目建设前期没有很及时地向业主做相关告示,才会导致这样的误会”,公司解释。

  记者了解到,医院方面曾写信劝说业主,中心的服务可改做简易的老人康乐设施中心,还送上一箱粽子表心意,但由于前期与业主的沟通上比较过激,双方关系僵化,业主坚持蓝海之略医养项目签署承诺书,承诺三个月内撤出小区。

  2016年6月8日,在前山街道办的见证下,蓝海之略公司签署了《承诺书》,承诺将在三个月内撤出小区,并且“永不开业”。

  对于承诺书,蓝海之略方面解释,是在业主协调会上被迫所为,当时主要是为防止恶性事件发生。

  这距离养老中心原本的开业时间6月18日,仅有10天。

  “宣传不到位”

  对于医院方这一承诺,郭超等业主表示满意,“这是共同保卫家园的重大胜利”,他说。

  对于承受巨大损失而撤出小区,蓝海之略方面表示“挺委屈”,该公司曾在一份事件通报中说,珠海政府宣布,珠海将用五年时间全面建成以居家为基础、社区为依托、机构为补充的社会养老服务体系。作为珠海本土企业,蓝海之略公司只是积极响应国家及珠海市政府号召,率先研发出国内首个社区居家医疗养老服务的企业标准,而且自今年1月开始在珠海市云顶澜山社区按该标准建设全国首个示范样板。“本以为我们在为国家医养融合做样板,为珠海市政府、市民做一件大好事”,却没想到遭遇如此之大的抵制。

  记者采访了解到,这一项目也并非遭遇所有业主反对,小区居民彭叔就对记者表示,“在自己居住

  的社区养老是个不错的想法,人都会老,社会不只是尊老爱幼,也要爱老爱幼“。

  而记者从市民政局了解到,只要手续齐全,居家养老服务是符合政策范围内的,可以向小区推广。民政部门有关负责人认为,“这种服务模式既解决了在养老院养老亲情淡泊的问题,又解决了传统家庭养老服务不足的难题,是一种介于家庭养老和机构养老之间的新型养老模式。”“将这种服务延伸到小区里,每个社区对接一个养老服务组织,可以使社区居家基本养老服务覆盖全体老年人。”

  “主要还是前期宣传和解释工作还欠缺。”彭叔认为,之所以大家反对,主要是“业主们都不了解这个中心搞的是什么服务,还在小区租赁了很多商铺以及专门开设床位,听说会接收异地老人养老”,而“老人数量增加以后,小区的资源就被占用了,这个中心还开在小区的中心地段,对业主们出入都有影响,大家肯定不乐意”。

  “网络暴力误导”

  蓝海之略方面则把原因归咎于网络暴力,“网上谣言严重煽动了居民,造成对项目的极大误解”。不过,他们也承认,前期沟通宣传确实有做得不到位的地方。

  彭叔认为,宣传之外,“有关部门应提供帮助,至少由政府出面解决相关的场地问题,作为养老民生工程,这样才有公信力”。他还建议,社区居家养老中心不一定要进入小区里面,开设居家养老中心的地址应该相对独立,由政府根据自身条件和综合小区居住情况,划出相对独立的地域,比如以几个小区为服务范围,选址开设“托老所”,如同幼儿园的性质一样,青年上班工作无暇顾及家中老人时可以托管,不一定要进入小区的中心位置,占用小区仅有的公共资源。

  社会学教授黄匡忠多年从事青年工作、家庭生活教育、社区工作和学校社会工作,致力推动教育改革、社会公共资源福利的建设。他也认为,此次的云顶澜山医养项目事件中,投资方医院方面应该做好沟通工作,让民众能够充分了解具体的服务标准。

  但他表示,类似蓝海之略养老项目其实是好事,目前珠海养老机构资金来源及场地匮乏是主要问题,越是老城区,老人居住越多的地方,越是场地不足,有民间资本愿意投入,参与进来是好事。在此次事件中,“由于民营资本缺乏权威性,居家和服务中心应该由政府作主要支持,由政府介入筹办,居委会街道办等有关部门协助,与居民的沟通工作会顺利很多”。他表示。

  数读

  珠海老龄化程度13.11%

  据珠海市公安部门提供的数据显示,截至2015年底,珠海全市户籍总人口1124540人,老龄化程度约为13.11%.按照国际标准划分,珠海已属轻度老龄化城市。针对珠海轻度老龄化的状况,珠海市政府《关于完善我市养老制度和体系发展养老事业议案办理方案的报告》明确提出,到2020年,珠海将全面建成以居家为基础、社区为依托、机构为补充的,功能完善、规模适度、布局合理到位,与本市人口老龄化进程相适应、结构优化、服务优良、监管与经济社会发展水平相协调的社会养老服务体系。而这其中,社区居家养老作为一种新型养老模式,正受到政府和社会各界的高度关注,也被视作是目前破解养老难题最经济、最可行的途径之一。调动社会参与养老产业发展也一直是政府部门的方向。

  现状

  珠海已有居家养老示范点

  “海澄模式”受欢迎

  对于社区居家养老的推广,记者了解到,珠海目前并非没有成功的案例。

  据市民政部门介绍,2015年11月,金湾区海澄村的居家养老服务站投入使用。与蓝海之略养老中心相比,这一养老项目受到了当地老年人的热烈欢迎。

  据介绍,这一养老服务站由政府机构“掌舵”,在资金筹措上区镇各承担50%的经费,并指导村居积极争取了多笔上级拨款和社会捐助,居委会负责提供场地、联系村民、提出服务要求,最终由政府购买服务引入有经验的恒爱社工中心负责具体运营并定期向村、居委会及区、镇汇报。整个项目规划通过社区养老服务、社区医疗卫生服务、社区助残健身一体化,实现资源共享。

  服务站的团队通过精准服务需求分析、访谈调研等工作,使站点的服务设计在原有框架的基础上更精细地体现当地老年群体的需要,在站点内部功能设计和设备选用上均咨询老年人及残疾人的意见,在实际运营中还开展了形式多样的常规自由活动、特色社区服务和上门照顾,为社区老人提供全方位服务。而且,服务站还衔接了大量的社会资源,如村卫生站、三灶医院、蓝海之略眼科医院、康复治疗师等医疗资源,金海岸老年协会、海岸之声艺术团等文化资源,海澄村志愿者服务站、吉林大学志愿者协会等志愿者资源,这些资源均可以为当地有需要的老人提供服务。

  在“海澄模式”的示范推动下,三灶镇还在推进其他村居养老服务站建设。今年5月,三灶社区居家养老服务站正式运营,其他村居建设也加紧推进。“以村居居家养老服务站为载体,优质、精准、贴心的居家养老服务正逐步走进三灶老年人的日常生活。”三灶镇政府表示。

  出路

  鼓励社会力量参与?

  民政部门:目前多数采取政府购买服务方式

  对于云顶澜山事件的发展,作为一名养老产业的投资者,刘虎也十分关心。

  他担心,从这一事件的发展来看,自己未来所从事的社区养老会不会很难推行?“政府鼓励的这一行业会不会无法发展?”

  刘虎还质疑,在珠海市关于推进居家养老服务的政策里,明明是鼓励与扶持社会力量参与这一行业的,“不知道为什么这次蓝海之略的项目政府没有出面帮忙解释”。

  对于刘虎所提到的政策,南都记者查询了《珠海市推进居家养老服务工作实施意见》,其中确实有明确条款表示,要坚持政府主导与社会力量参与相结合原则,坚持“社会化”导向,建立政府引导、政策扶持、社会参与、市场运作的服务体制机制,采取“公办民营”、“民办公助”、政府购买服务等形式,充分调动社会各方面力量参与、支持居家养老服务。实施意见还特别强调,对新设立的以居家养老服务为主要内容的社会服务机构,政府部门要降低准入门槛,简化登记程序,实行备案制度,创造宽松发展环境。同时,成册文件中规定,居家养老服务包括生活照料服务、医疗保健服务等,这也与蓝海之略项目的方向一致。从政策上来看,社会力量参与居家养老确实是政府鼓励的方向。

  对此,郭超则明确表示反对,“蓝海之略并非是公益养老项目,是打着慈善、关怀旗号,以损害小区居民利益行获取暴利之实”。

  对此,市民政部门有关负责人表示,这次的云顶澜山事件只是个案,关键在于与民众沟通不到位,小区业主未能正确理解该社区居家医养中心的运营范围。该负责人表示,虽然政府部门鼓励社会力量参与,目前珠海居家养老项目基本都是政府主导,多数采取政府购买服务方式,“但不能认为社会力量参与居家和社区养老服务只是纸上说说,实际上却无法推行”。

  黄匡忠认为,政府对民办养老机构提供政策支持很重要,云顶澜山事件虽然是个案,但也反映出政府参与不足的问题,导致机构得不到老百姓的信任。同时,他强调,民间资本说到底是营利性为主要目的,政府在引入时需要加强监管力度,让居民放心。

  而在蓝海之略的通报中,虽然经受了此次的失败,但他们依然对此呈乐观姿态。“在社区居家医养的道路上,纵然壮士断腕,也将挥泪前进!”他们写道。

[责任编辑:崔凤霞] 标签:社区,居家医疗,社区养老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
中国社区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4031号-2
中国文明网 中国志愿服务联合会 中国社区发展协会 共产党员网 中国家庭服务业协会 中国互联网协会 中国小康建设研究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