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设为首页
  • 加为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社区养老

养老院如何化解“成长烦恼”

2018-04-19 10:44:47
来源:河北新闻网
转发

  河北省统计局公开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底,河北省65周岁及以上老年人口845.95万人,占全省总人口的11.25%。预计2020年,河北省60岁以上老年人口将达到1360万人,占总人口的18%。

  许多家庭,甚至第一批执行独生子女政策的家庭,已经开始面临养老问题。许多老年人或主动或被动住进养老院。

  现在的养老院是什么样?住在养老院的老人过得怎么样?养老院又面临哪些“成长烦恼”?

  需求加大与床位闲置现象并存

  81岁的刘小雪老人住进养老院两年多,胖了十来斤。

  “你看我脸上的肉,都嘟噜了。”3月12日中午,在邢台市平乡县平康养护中心,刘小雪老人拍拍脸颊给记者看。

  住养老院,是刘小雪自己向儿女们提出来的。老伴去世多年,刘小雪不习惯和儿女一起生活,一个人住的日子,有时一天也不说一句话,整个人都是蔫的。

  在刘小雪住进养老院一年后,曾劝她“别去养老院给儿女丢人”的亲家,也住了进来。现在刘小雪女儿、女婿来养老院,可以一块儿探望三位父母。

1.jpg

邢台平乡平康养护中心,为保障老人安全,养老院公共区域安装了多个摄像头。 记者 李冬云 摄

  平康养护中心创办人马杜红告诉记者,最初创办养老院的想法之一,就是看到身边有很多空巢老人面临养老问题。

  的确,现实生活中普遍存在的“4+2+1”模式家庭中,一对夫妻要肩负四位老人的养老责任,往往力不从心,老人入住养老院的需求正在增加。

  在平乡,65岁及以上老年人口大约为3万人。根据我国“十三五”规划确定的养老目标,每千名老人拥有养老床位35—40张。但目前整个平乡有6家养老院,少的50张床位,多的200多张,总供给量只有大约500张。

  在全省,养老院床位数量缺口更大。

  据省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截至2017年底,河北省65周岁及以上老年人口845.95万人,需要床位约30万张,但河北省各类提供住宿的收留抚养类机构只有1169个,床位16.9万张。而且,除了提供住宿的养老服务床位,这16.9万张还包括了提供住宿的精神卫生服务、儿童福利和保护服务、救助站等社会服务的床位。

  为鼓励和吸引社会力量兴办养老服务机构,2015年6月,省民政厅、省财政厅联合出台了针对养老服务机构的奖补政策:对社会力量新建、改建的非营利性养老服务机构给予每张床位4000元建设奖补;对社会力量租赁房产开办非营利性养老服务机构且租赁合同在5年以上的,给予每张床位2000元建设奖补。对连续运营的养老服务机构,按实际入住老年人占用的床位数量,给予每月每张床位不低于100元奖补。

  这一政策促进了城乡养老院数量的增加。但在有些地方,养老院数量增多的同时,入住率却没能相应提高。

  目前平康养护中心的入住率将近70%,入住老人以能自理、半自理的居多。马杜红坦言,许多重度失能老人想要入住,养老院不敢收。“养护中心护理员只有5名,现在照顾着56位自理、半自理的老人,人员已经很紧张。收住失能老人根本忙不过来。”马杜红表示。

  县乡一级,许多需要机构养老的老人特别是失能、半失能老人面临入院难。城市里民办养老院收住的主要是失能、半失能老人,这个群体大多是有养老金的退休老人,有能力负担入住费,但同样入住率不高。

2.jpg

石家庄夕阳红养老院组织老人到植物园出游。 石家庄夕阳红养老院供图

  石家庄夕阳红养老院,位于新华区小安舍村,现有床位400余张,入住了240位老人。其中失能、半失能老人占到七成以上。“家的舒适感是目前大多数养老院无法替代的。”夕阳红养老院院长骆亚男坦言,“目前许多养老院能够做到的只是照护老人吃喝拉撒的生理需求,但对于更高层次的精神需求难以满足。”

  “社会养老需求大与养老机构床位闲置并存的现象,背后的根本原因是供需的不匹配,如何提升服务的专业化水平,满足老人多层次的入住需求,是养老院要深入研究的问题。如何区别城乡养老院的供给特点,提供更有针对性的扶植引导,则是政策层面需要深入探讨的问题。”骆亚男说。

  软硬件配套还需更加人性化

  “一、二层已经住满了,有老人还想住进来,一看三层没电梯,就走了。”马杜红告诉记者,对平康养护中心来讲,眼下最紧要的是给三层小楼装一部电梯。

  因为没有电梯,养护中心小楼的三层至今空置。

  问题卡在钱上。安装电梯大概需要15万元到20万元。翻翻养老院的账本,前期建设已经投入了250多万元,现在一个月盈利大约5000元,马杜红算了算,要是单靠利润装电梯,养护中心还得再攒上三年。

  硬件配置有时因为资金不足无法到位,也有很多时候,资金有了,硬件配了,却因为与老人的需求不匹配,老人不“捧场”。

  石家庄凌透养老院就面临文娱活动室、康复保健室使用率低的尴尬。

  棋牌室、书法室、健身室……养老院董事长冯振文一间一间向记者介绍养老院的特色活动室。为这,冯振文没少费脑筋。他还特地请人在三间活动室盘了火炕,想着冬天老人们能在热炕头上打牌、唠家常。

  但真正经营起来,他发现,由于养老院半失能、失能高龄老人居多,大多数需要依靠轮椅行动或长期卧床,之前购置的许多健身、娱乐设施老人们用不上。反而是养老院的医用电梯、医护床、生命体征监护仪、红外线理疗仪等医用设备,使用频率最高。

3.jpg

凌透养老院部分咀嚼困难老人的流质午餐。记者 李冬云 摄

  哪些软硬件设施是养老院的老人和服务人员真正需要的?随着养老服务市场进入者增多,竞争加剧,越来越多的养老院开始主动研究需求。

  去年,骆亚男就专程去了一趟日本,考察学习当地养老院的设计和管理,还带回来厚厚一摞相关资料。

  “养老院软硬件的设计,得从人的需求出发。”这是骆亚男考察日本养老院后最大的感受。

  骆亚男在日本考察过一家设在当地社区的,集入住、日间照料、居家养老与康复训练等多种照护服务于一体的综合性养老中心。

  中心共三层,一层是一个多功能的开放性共享空间,设有餐厅、会客厅、浴室、技能训练室、家属护理教室、诊察室等多个功能分区,可以灵活满足附近社区居家养老和日间照护老人的照护需要,二、三层主要供有长期入住需求的老人居住。

  “这种将养老院与日间照护、居家养老组合在一起的养老照护模式在日本是主流,它设在社区,充分考虑了老人渴望融入家庭和社会的心理愿望,也让很多养老设备利用率更高。”骆亚男说。

  当她想把一些专业想法在夕阳红养老院落地时,却遇到新问题。

  骆亚男看到日本一些养老院每层都设计有一个中央活动区,一百平方米左右的敞亮大开间,供老人参加活动和日常就餐。而这样一个共享区域,国内许多民办养老院都没有或没有充分利用。

  学习归来,骆亚男想把夕阳红养老院每层也改造出一个中央活动区,但养老院租的房子是老式砖混结构,格局不允许,建筑承受力也有限,最后折中的办法只能是在每层腾出中间两间靠近楼道的房间,打通非承重墙,做成半敞开的公共活动区域。

  业内人士表示,目前城市养老院,大多仍是租赁学校宿舍、酒店旅馆、医院等改造后经营,软硬件配套不够人性化,不能完全适应养老需求,但限于既有建筑的结构,养老院许多实施改造的想法无法落地。

  养护人才瓶颈亟待破解

  软硬件设施的改造升级是养老院的眼前工作,但更为长远的发展瓶颈在人才。目前,养老服务人才体系各个环节,都面临人才短缺。

  最突出的是护理员的短缺。

  马杜红隔几天就要在微信朋友圈里发一条“平康养护中心招聘护工”的招工启事,招工要求很简单——学历不限、身体健康即可,但一直招不到人。

  平康养护中心目前的5名护理员,都来自周边农村,他们当中最小的51岁,最大的已经63岁。“护理员年龄偏大,基本算是雇用能自理的老人照顾不能自理的老人。”马杜红说。她认为按养护中心现在的规模,理想的状态是有7名护理员,年龄在40岁到50岁之间。

  根据2016年1月1日实施的河北省地方标准《养老机构日常照护规范》,护理人员与老人的配置标准为:能自理老人的照护员配置比例为1∶10,半自理老人的照护员配置比例为1∶8,不能自理老人的照护员配置比例为1∶6。

  养老机构面临的另一个共同问题,是护理员培训难。

  平康养护中心现有的5名护理员中,4名是小学文化水平,另一名不识字。为了教会他们一些护理专业知识,比如用吸痰仪器给老人吸痰,马杜红经常要重复讲解十几遍。

  年龄大、难招进、难培训,是养老院普遍面临的难题,这与这份工作的性质有关。

4.jpg

石家庄凌透养老院,冯振文看望老人。 记者 李冬云 摄

  在夕阳红养老院,墙上张贴着护理员一天的工作流程,从早晨5时到次日早晨5时,所有的工作按时间段写满一张A4纸,擦身,洗脸,协助老人就餐和大小便、翻身,叩背,换隔尿垫,洗坐便椅,打扫室内卫生,洗餐具……

  护理员这一职业,工作时间长、劳动强度大,还要时刻保持警觉,防备老人发生跌倒、噎食等意外。

  不过,辛苦还是其次,这一职业最大的障碍来自观念——端屎端尿伺候人的活,很多人觉得没面子。

  平康养护中心本来有一位二十多岁的年轻护工,勤快有爱心,和老人们相处也融洽,但干了一个多月后就辞职了,因为总有人说这份工作没前途。

  比护理员更为短缺的,是与“医”相关的更为专业的人才,比如养老院一线管理人员。

  养老院的一线管理人员,最理想的人选是医院的护士长。“懂一些专业医学知识,又会管人。”骆亚男说,很多养老院都想法到医院挖人,但成功的很少。目前无论从职业晋升潜力还是福利待遇保障上,养老院吸引力都比不上医院。

  夕阳红养老院护理部主任郭海霞,退休前曾是天津一家医院的护士长。她坦言,来到养老院工作是因为退休了想找点事做,但如果在职,她不会这样跳槽。

  河北省高校也正在加快养老服务人才的培养。

  去年11月,燕山大学康养人才培训中心项目立项,项目定位省级培训中心,包括培训和研究两部分。培训涵盖养老服务业管理人员培训、老年康复培训、老年护理学培训及老年心理辅导培训等方面。科学研究涉及康复学科、临终关怀与老年心理干预及养老政策研究等多个领域。

  为了让养老院老人有更充分的医疗保障,更广泛的医养结合尝试在河北省一些养老院已经展开。

  平康养护中心2017年被定为平乡县首家医养结合试点养老院,它是当地平康医院向养老服务领域的延伸项目,养护中心和医院就在一个院内,老人们一旦有紧急情况,医生可以及时赶到。

  事实上,入住平康养护中心的老人们,很多都是平康医院的老病号,而来此养老,最看重的一点就是“守着医院,心里踏实”。

  平康养护中心主任郭雪秋回忆,一次一位糖尿病老人突然犯低血糖晕倒在屋里,因为守着医院,大夫及时赶到,才得以化险为夷。

  “老年人意外摔倒及由此产生的并发症,很可能造成生命危险,紧急救助非常关键。养老院24小时有护工值班,屋里还装有紧急呼叫设备,一定程度上保障了老人安全。”郭雪秋说。

  近日,河北省有关部门出台政策,河北省养老机构内部设置诊所、卫生所(室)、医务室、护理站符合相关条件者将取消行政审批,实行备案管理。这一政策进一步促进了“养”和“医”资源的对接与共享。

  原标题:养老院,如何化解“成长烦恼”

[责任编辑:王依凡] 标签:养老院,河北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
专家顾问委员会 | 关于本站 | 大事记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 隐私政策 | 网站地图
主办:中国社区发展协会 承办:武汉百步亭社区
技术支持:爱社区发展(武汉)股份有限公司
中国文明网 中国志愿服务联合会 中国社区发展协会 共产党员网 中国家庭服务业协会 中国互联网协会 中国小康建设研究会